这位女演员穿婚纱的那一刻令人难忘

“每一对荧幕CP都该有自己的婚礼。”

演员们未必结过婚,却在戏里穿过很多次婚纱和西装,在角色的人生里走完这关于爱情的最强仪式感。

《亲爱的热爱的》算起来已经是前年的戏,但佟年和韩商言的婚礼却被剧粉们牵挂到了2021。在《我的时代你的时代》里,这对璧人终于结婚了!他们的婚姻很接地气,佟年身穿白纱坐在床边,背后的墙壁上是红艳艳的囍字,朋友们或西装革履或忙前忙后欢乐一堂。这婚姻跟身边朋友结婚也没什么两样!

像佟年和韩商言这样,出现在另一部电视剧里的大婚还有白浅和夜华。在《三生三世枕上书》里,白浅终于嫁给了夜华。她的婚服是莹白色的长裙和头冠,头冠晶莹剔透,每走一步都闪烁不已。白浅的娘亲劝出嫁的她,“以后可要收敛起自己的脾气了”,白浅浅浅应着。

在电视剧里把角色婚礼当自己婚礼办的,不能不提明兰和二叔。《知否》里明兰和顾二这场婚姻从上妆、吃酒、拦门发红包、出阁起轿再到礼成、洞房都细致不减省,一应俱全。这戏里顾二叔还给明兰即兴写了一首催她上花轿的诗:

“金车欲上怯东风,排云见月醉酒空。独自仙姿羞半吐,冰瓷露白借微红。”意思是出嫁的姑娘再怯也要按吉时上花轿了,喝两杯冷酒壮壮胆子连胭脂都省去了。

但明兰和二叔的国风大婚与其他人的婚礼最与众不同的地方是,新婚之夜,他们在床上“交了个底”——数钱。顾二托付了自己的万贯家财,明兰拿出了自己的嫁妆,产业合并,甜蜜又实在。

从校服走到婚纱的荧幕CP也有许多,《你好旧时光》里的余周周和林杨是青梅竹马,也是在百转千回之后携手步入了婚姻殿堂。

余周周的婚纱清纯、简洁、甜美,他们的身上还有稚气未脱。他们的结婚誓词也很特别:

“就算与全世界为敌,我也选择站在你这边。”

林杨之于余周周,是她生命里的小太阳,永远偏爱着她,永远发光发热。连原著作者八月长安都认为,在现实生活里你可能会遇见余淮,也可能会遇见盛淮南,但很难遇到林杨。“因为余淮会逃避,盛淮南会退缩,只有林杨是坚定不移的偏爱。”但现实生活中遇见这三种人中的任何一个,或遇见余周周、耿耿、洛枳,都是一场属于青春的盛大的兵荒马乱。

而尽管耿耿、余淮没能在荧幕里穿上婚纱、礼服,但一句“对不起,我来晚了”也让很多人的意难平可以平了。

婚纱也往往与一个女生最美丽的样子有关,但洁白的婚纱可以是梦幻最好的具象化,也可以是梦碎后残忍的映照。

刘亦菲在电影《露水红颜》里的婚纱图就很出圈,是言情女主的婚纱LOOK顶配了。但在角色邢露的这段爱情里,她与婚纱碰撞出的词汇叫做“清冷”。

这部改编自张小娴短篇小说《红颜露水》的电影里,邢露被男友(王学兵饰)背叛,在梦中完成了一场自己的婚礼。而现实生活里她深爱的人却因为仕途和金钱和家庭条件更好的女孩结了婚,所以她也不可能成为他的新娘。

有时,婚纱也可以为自己而穿。最经典的“为自己穿上嫁衣”的例子是梅艳芳,她在红馆连开八场演唱会,但此时她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体是癌症晚期。在演唱会的尾声,她用《夕阳之歌》和婚纱完成了在舞台生命最后的谢幕,这也成为黄金岁月里永不退色的惊鸿一瞥。

梅艳芳的誓词也绝无仅有:

“穿婚纱不是第一次,不过没有一次是属于我自己的。但我有你们的爱,我的遗憾都忘了。我将自己嫁给了音乐,嫁给了你们。我常觉得夕阳和黄昏很漂亮,都很短暂,要不一眨眼就没了。”

而之于向往爱情的女生,穿上婚纱一定会像热巴一样快乐。在旅行综艺《漫游全世界》里,热巴不仅自己手工制作头纱,还在美丽的景色穿上了“为自己而穿”的婚纱,因为“我想结婚了,但是没有男朋友,我只能自己穿了。”

她的婚纱一件是吊带式的小礼服裙,一件是带有宫廷风的落肩长裙。在壮丽的景色里,无论怎样都非常美丽。

作为一个对浪漫爱情有向往的人,热巴的笑容中也有真实的温柔和天真。

婚纱是爱情的象征,但比起仪式感,让人感动的还是那些爱情的痕迹和纯粹的向往。

图片来源

新浪微博 / 豆瓣

精选回顾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